您好,欢迎访问山东大学科学技术研究院!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协同创新 建设重大科技基础设施
发布日期:2014-11-06 14:58    浏览次数:559次    [后退]    [返回首页]

今年年初,国务院发布《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中长期规划(2012-2030)》,对我国未来二十年的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进行全局性、系统性、前瞻性地规划和部署,无疑将对我国科学技术的发展提供重要的长远支撑,对深入实施科教兴国战略、人才强国战略,实现创新驱动发展具有深远意义。

  重大科技基础设施起源于“二战”期间,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芝加哥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大学的顶尖科学家建议并建设了“曼哈顿工程”,建造了一系列核反应堆和加速器作为研究计划的支撑设施,不但直接促成原子弹的发明,帮助美国赢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而且在战后形成了支撑核物理、粒子物理等学科研究发展、长期运行的大型科学研究装置。随后,美国又依托高校建设了一系列大科学设施,逐渐促使这些高校从松散的自发性小科学研究模式转换为瞄准国家目标和科学前沿、集聚优秀科研人员、开展跨学科研究的大科学研究模式,大幅提升了整体创新水平,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促使这些建设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的大学进入了世界一流大学行列。

  从国内外经验来看,依托高等院校建设和运行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是充分发挥大学汇聚众多学科、整合优势资源开展协同创新优势,建设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重要途径。刘延东副总理在北京科技大学承担建设的重大工程材料服役安全研究评价设施暨国家材料服役安全科学中心奠基仪式上的讲话中指出:“高校要紧紧抓住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的机遇,与高校科研体制改革相结合,发挥项目建设的引领带动作用,促进科技资源的联合共享,促进学科的交叉融合,提高高校的科研效率和水平,探索出一条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来带动一流学科和一流大学建设之路”。国家领导的殷切期望为大学建设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指明了发展目标和战略方向。

  我国的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最早发端于“两弹一星”,吸引了高端科技人才回国、成立了一系列研究院所,全面带动了国家科技的发展。七十年代以来到“十五”期间,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大多依托中国科学院建设,高等院校也参与了一些建设任务,例如中国海洋大学建设了“东方红2号”海洋科考船,中国科技大学建设了同步辐射光源,清华大学建设了5兆瓦核供热试验堆,云南大学参与建设了中国西南种质资源库等等。随着教育体制改革深入推进,“211工程”和“985工程”的实施,高等院校的学科布局进一步优化,人才培养规模迅速扩大,高校的创新能力和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显著提升。“十一五”期间,北京科技大学牵头承担建设的重大工程材料服役安全研究评价设施项目和华中科技大学承担的脉冲强磁场实验装置项目、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参与共建的蛋白质科学设施项目、中国海洋大学参与共建的海洋综合考察船项目、武汉大学等参与建设的陆态网络工程项目等等,为高校建设和运行重大科技基础设施进行了积极探索和示范,并积累了经验。

  世界一流大学的突出特征是拥有和培养一流的人才,建设和发展一流的学科,培育和产生一流的科研成果。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处于科研、教育和创新这个“知识三角”的中心,通过研发产生知识,通过教育传播知识,通过创新应用知识。因此,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的建设和运行将促进我国高校引领科学发展前沿,建设和发展新兴和交叉学科,培养和聚集学术大师,产生重大科研成果,有力支撑我国高等学校早日建设成为世界一流大学。

  1. 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是推动创新人才培养的重要载体

  我国正面临由人力资源“大国”向“强国”转变的重要历史时期,党的十八大提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现离不开高水平创新人才的培养。大学肩负着为国家发展培育科学家和创新创业者的重要历史使命。建设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将为大学实现这一重大目标提供良好条件和重要保障。高等学校通过建设和运行重大科技基础设施,不仅能够在校内和国内培养和聚集具有强烈创新精神的科学家和高素质的科学研究队伍,还能吸引一批国际一流的科学家加入到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的建设和科学研究中。北京科技大学依托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积极开展国际高端智力资源引进工程,目前,已引进“千人计划”特聘教授2名、美法日工程院院士3名、国际著名领域教授4名、吸引并组建了2个包括美国工程院院士在内的、多名相关领域国际名校教授组成的数据建模研究团队和工程材料服役安全研究团队。

  2. 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是推动学科交叉融合的重要平台

  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的本质是为人类探索自然提供试验手段,而学科的交叉融合是科学本身向着更深层次和更高水平发展的重要标志。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既对多学科支撑提出需求,又为新兴学科发展提供条件。设施建设本身需要来自不同学科背景的研究者共同协作、联合攻关,以达到设施设计和建设的先进性、科学性和有效性。设施建成后将形成面向基础研究,涵盖多学科和交叉学科的综合研究基地,增加了各学科之间的交流,为产生新兴学科创造了条件。华中科技大学通过脉冲强磁场设施建设,为物质结构领域研究提供重要手段,将促进我国半导体物理、强关联电子系统、自旋化学、复杂流体、生命科学、磁共振和光谱学等新兴学科的发展。

  3. 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是促进产生一流成果的物质保障

  基础研究是大学的重要任务,重大科技基础设施为研究型大学进行前沿基础研究提供了物质保障。20世纪全世界诺贝尔奖获得者有75%出自大学,其中许多与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应用息息相关。美国的许多大学依托重大科技基础设施而建设的国家实验室,形成了多学科交叉融合的大型研究平台。欧洲研究基础设施战略联盟判断,“新知识以及通过实践的创新,只可能产生于高质量可用的研究基础设施”。从发达国家经验来看,大学依托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立国际化研究机构和平台,持续开展高水平的知识创新活动,符合未来加速知识创新的战略方向,必将促进大学不断地产生一流创新成果。

  4. 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是实施协同创新的典型案例

  围绕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和深化科技体制改革二大主题,充分发挥高等教育作为科技第一生产力和人才第一资源重要结合点在国家发展中的独特作用,以提升高校创新能力为突破口,以机制体制改革为动力,教育部、财政部正在实施“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简称“2011计划”),有效支撑国民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2011计划”,把体制机制改革作为核心,因为它是制约整个创新能力提升的关键。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目标十分明确,而且本来特色之一的“重大”必要要通过协同合作完成建设任务,所以协同创新必须是一个重要机制。加强学科交叉、联合优势单位、整合多方资源、集成创新要素,通过建立协同创新的体制机制,完成好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的建设任务,同时也为“2011计划”在机制体制改革方面探索路子、明确方向。

  当前,高等学校的发展正处于科技创新、提高教育质量、服务经济社会发展这三个能力提升的关键期,抓住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机遇,大力开展协同创新,促使我国高等学校早日跨入世界一流大学行列。

 

科学技术研究院                           

2014年11月06日                          

【发布人:张春华 来自:平台成果办公室】
Copyright © 2014 山东大学科学技术研究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管理]   [旧版回顾]
地址:中国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 邮编:250100
传真:(86)-0531-88369857 电子邮件:kjc@sdu.edu.cn
建议使用IE9以上浏览器,分辨率大于1024*768